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“思玥,我发誓,我发誓他真的很好,很安全……真的,你,你别太紧张。”封歌说话牙齿都在打颤。

    天呀,突然间跟慕思玥重逢,她都差点把那小家伙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封歌一脸愧疚,如果小家伙出了事,她真的要以死谢罪了。

    土著人将他们招待成上宾,他们围坐在一张长形的木桌上,芭蕉叶上放着粗粮和许多水果,但这时,他们都没有胃口,慕思玥怔愣地表情定定地看着封歌。

    “你,你说我儿子?”慕思玥声音有些迟缓。

    齐睿却激动地站起身,“他现在在哪!”

    “我们乘坐快艇到过来,其它早在两天前我们已经到达了,但司诺觉得我们应该先到瀑布山顶去查看……”

    封歌被齐睿灼灼的目光瞪着,压力很大,她自知带着小家伙过来这座危险的岛屿已经罪,该万死了。

    都是司诺那王八蛋!!

    司诺身为罪人却一脸平静,“他被我捆了,扔在海边船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他怎么了!”齐睿二话不说立即拽起他胸前衣领,一脸愤怒。

    “司诺,你这个变态,你有没有人性,孩子这么小,你居然虐待他!”楚非凡也相当气愤,冲过来直接朝他挥拳头。

    细想起来,如果不是司诺突然间绑架了齐睿的儿子,他们也用不着这么倒霉,流落在这座该死的岛屿上。

    司诺快速地侧过脸躲过了楚非凡的拳头,一脸不耐烦的将齐睿推开。

    封歌见他们快要打起来的模样,连忙解释,“我们将小家伙留在床上,那是因为岛屿里存在大量的放射性金属钋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说这种元素直接接触也不会有害,可是万一误食瀑布河水,或者空气水气太重,总之封歌对孩子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慕思玥见他们闹成一团,深吸了一口气,拽着封歌手臂,声音沉重复杂,“我们现在去找他……”

    司诺用土著语言跟当地人打了招呼,让他们去准备木筏,想要回去海边丛林,必须要乘着木筏逆流而上。

    封歌知道慕思玥的心情焦虑,她试图安慰,“我们刚到岛屿的两天,我和小家伙在海边呆着,孩子很听话,司诺一个人到瀑布那边看察,一切都很顺利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今天,是因为,”封歌说着叹了一口气,“司诺说今天要跟这里的土著人闹一场,需要我帮忙,小家伙一直闹着要尽快见到你,他推着让我也跟司诺一起尽快将事情办完……”

    “思玥,抱歉,我不应该让他一个人留在船上。”封歌说到最后一脸愧疚。

    慕思玥此时心情乱糟糟的,并没有用心去听封歌说什么,只是恨不得自己脚步更快一些,下一秒就能见到孩子。

    有封歌在她也相信孩子不会有事,只是……

    免不了担心。

    他们快步到达了瀑布河流,那里已经准备好了木筏。

    齐睿率先踏上其中一只木筏,他转身,伸手朝慕思玥递去,她与他对视一眼,此时两人的心情都同样的紧张。

    慕思玥紧抿着唇,想着一会儿就能看见自己许久没见的孩子,翻涌的情绪激动的难以言喻。

    封歌依旧一脸罪人的模样,不断地小声念叨着,“别出事,千万别出事……”

    她今天早上与司诺一起出发瀑布山顶看查,不方便带上孩子,原本想着处理完了事情,大概中午就立刻赶回去海边找他,可突然就把他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啊,我有罪呀。

    司诺面无表情看向封歌那痛不欲生的模样,想起那小家伙,脸色沉了下去,牙痒痒地气恼道,“死不了!还有凯撒……”

    司诺那晦气的话刚说出口,突然上流那边有一只木筏顺着激流,划下。

    两个土著男人朝他们这边大声呐喊,慕思玥他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,但是却清清楚楚的看见他们右手上提着一只血淋淋麋鹿尸体。

    慕思玥看着那抹暗红,眼瞳倏地放大,手冰凉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,心跳急速。

    很快,顺流而下的木筏停靠在岸边,他们从木筏上跳上岸,司诺原本慵懒的脸色顿时也变得凝重。

    齐睿回握着慕思玥的手力道加重,听着那边司诺与土著人喃喃交谈着一些事,脸色一点点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刚刚发现有一只麋鹿死在海边丛林,海边丛林一般不会有生物,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慕思玥顿时就想起了自己之前在丛林里遇到了黑熊袭击,脸色瞬间刷白。

    “小猪呢!”王奴之前被黑熊袭击胸口的伤已经好了许多,他一脸焦虑,不安的朝他们冲了过去,紧张的拽着司诺手臂。

    “赶紧问他们有没有遇见小猪……”王奴亲自教养着孩子长大,他急躁地拳头暴青筋。

    封歌看着土著手上拎回来的已经被野兽分食残余一半麋鹿尸体,哆嗦着唇瓣泛白,心底焦虑愈发自责。

    “立即派人到丛林去找……”大家的心情都很焦虑。

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